Daniel

今天收到书了,好开心啊啊@楚翘 

扑啦啦飞飞:

依然最爱《伪装者》

何堪最长夜:

【伪装者开播两周年纪念】之一  《千秋家国梦 》

是的这是两周年纪念第一弹,仍然是明家六口群像。之后还会剪一个单独的楼诚。两年啦,时间真快,收获太多,感谢每一个还在爱着他们的小伙伴,新的一年,愿我们不离不散。


附:长夜目录

【揚陸短篇】蝴蝶效應

ooc,自娛自樂系!

雖是短篇,卻其實已經寫了很久了,原本打算要放棄了,多虧了 @扑啦啦飞飞 的不聽鞭策,總算是完成了,也算是我終於成功攻佔我之前立的無數個flag中的一個!想說頗有首戰大捷之感,哈哈!


渣文筆!請輕拍!


-----------------------------------------------------------------------------

蝴蝶效應

The Butterfly Effect



陳好帥生病了,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他這一病反反復複了進1個月,還引發了仁和醫院的一連串蝴蝶效應-先是累死了楊羽,急死了陳紹聰,然後是氣死了陸晨曦,愁死了揚帆

 

按常理說,自家萌娃病了,楊羽和陳紹聰這對小夫妻又急又累實屬正常,可是再怎麼樣也不會牽扯到揚帆和陸晨曦才對啊!

 

陸晨曦心情不好,揚帆表示自己知道;但自家小女友為什麼心情不好,揚帆表示自己很納悶,他一直在犯愁,他一直想不通啊。雖然自己以前跟陸大夫以'水火不容&短兵相接'的方式相處了很久,但自從陸大夫被自己收歸麾下,呸,是自己被陸大夫收編以後,他倆的相處模式明明早就已經自動切換到了自己'令行禁止&絕對服從'的模式。

 

最近的一次'激烈討論'是什麼時候來著?揚帆在心裏盤算著日子,好像還是4個月前吧--他們正式確認關係以後的第二個星期。這次的'研究課題'是究竟該陸晨曦搬去自己家還是該自己搬來陸晨曦家。

 

想到這裏,揚帆放下手中的茶具,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看著沙發背後那佔據了一整面牆壁的書櫥,當時討論的結果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揚帆笑著搖了搖頭,自從和陸晨曦在一起以後似乎每次'吵架'自己總是輸給她。

 

視線回到電視裏播著的《偽裝者》,這是為數不多的兩個人都喜歡看的劇。平日裏更多時候都是陸大夫窩在他懷裏邊啃著薯片邊看著美劇,而自己則一手舉著書,另一只手溫柔地擺在自家陸大夫的腰上,視線不斷地在書卷和懷裏女人那可愛的臉上切換。每每在這個時候都會被陸大夫抓包,然後傲嬌的聲音從懷裏傳出,'我知道我長得好看,但你也不能老盯著看啊,好好看你的書。'

 

又是一個'自從'-自從和陸晨曦在一起以後似乎自己看書的速度直線下滑,尤其是,有她在身邊的時候。並且照目前的趨勢來看,這下滑的速度還一直與他倆在一起的時長成正比。

 

'揚帆,你快看,王天風和明樓是不是很般配'陸晨曦一連星星眼的表情。那天電視裏正播著王天風剛回上海與明樓在俱樂部房間見面的場景。

 

'哈?!'揚帆看著電視裏爭得面紅耳赤的兩個男人,一邊腹誹著那兩人“真是幼稚”,一邊反應過來剛剛陸晨曦似乎得出了什麼了不起的結論。不,一定是自己聽錯了,要不然那就一定是一個錯覺!

 

 

 

 

 

 

人生在世,總有幾個過不去的坎兒,也總有幾個降不住的人兒。對於我們英明神武的揚院長來說,急診陸晨曦大夫就是他過不去的這個坎兒,降不住的人這個人。又或者不是過不去,是不想過去;也不是降不住,是心甘情願地做她的手下敗將。

 

兩人都已經相親相愛地'闔家歡'了快小半年了,怎麼最近自從陳好帥這個小P孩生病了以後,自家小獅子又開始不給自己好臉色看了呢?天啊!誰來告訴他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此刻我們漂亮的院長內心是崩潰的。

 

'不行,今天一定要弄個明白!'當門外傳來了清脆的鑰匙撞擊聲時,揚帆腦子裏只有這一個想法。

 

 

揚帆目送著陸晨曦進了臥室,滿腦子堆滿了問號。剛才發生了什麼?自家祖宗確確實實在進門後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揚帆發誓自己沒有看錯。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沒毛病啊!坐姿端正,衣著體面,今天還特地換上了上月生日時陸晨曦送他的這條深藍色暗紋襯衫。

 

 

不對,肯定有什麼不對!

 

可是到底哪里不對呢?揚帆說不出來。醫院裏再多,再麻煩的事情,他揚帆都能應對自如;可平日裏再精明,在面對陸晨曦的時候也總是自亂陣腳。為此,陳紹聰沒少取笑自己。他清楚地記得半個月前的某天,當陳紹聰知道陸晨曦因為手術被別人頂掉而讓自己睡了整整3天客房的故事以後,曾幸災樂禍地打趣道,“揚院長,你說你這叫現世報不?之前你把我們晨曦轟出了胸外,這會兒你又被她轟出了臥室。”

 

但是陳紹聰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

 

揚院長還是那只叫揚帆的“老狐狸”,可他陳紹聰並不是那個叫陸晨曦的“獵人”。

 

三小時後,陳紹聰靠在急診主任辦公室門框上,身無可戀地看著手機上的新聞推送:嘉林市遇50年來最高溫,未來幾天高溫還將持續數周……手裏那份名為《移動出診平臺宣傳普及入社區活動》的通知讓他在這炎炎夏日體會到了深深的涼意,他發誓揚院長一定是故意的。這份通知的開頭是這樣的:為了讓人民群眾更快更好的瞭解移動出診平臺,我院決定從明日開始,連續三天由平臺負責人陳紹聰主治醫師組織在嘉林市各主要社區設立諮詢點……

 

烈日,酷暑,擺攤,中暑。這四個詞成為了陳紹聰此刻腦子裏的主旋律。哦,對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詞:大寫的“現世報”!

 

 

 

思緒被電視裏《新聞聯播》的前奏樂喚回,揚帆微微搖頭,然後摘下眼鏡合上書本向臥室走去。

 

事情還是必須弄清楚啊!

 

 

 

“今天急診那兒發生什麼事兒了麼?”揚帆坐在陸晨曦身後的床沿上,問得小心翼翼。

 

“放心,我今天可沒惹事兒。再說了,要有事兒您還能不知道,我的揚大院長?”陸晨曦沒好氣地說,什麼人啊,整天盼著自己闖禍嗎?!

 

急診沒出事兒,最近手術也沒被頂啊,那這陸大夫究竟是為了啥不開心呢?!揚帆側過臉,悄悄地扶了下額,頓時覺得哪怕是之前救災時的院務工作也沒有揣測自己女朋友心思來的難辦啊。

 

“陸大夫,您這到底是怎麼了,不開心都好幾天了?能給我個痛快不?”平日裏的沉著冷靜早已不見了蹤跡。再深的城府,再厲害的手段,面對陸晨曦的時候都完全失去了效用。

 

聞言,陸晨曦猛地轉身,圓滾滾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說話人,“你為什麼不同意楊羽的調崗申請?”

 

好傢伙,這神情,這語氣,揚帆覺得自己仿佛一瞬間又回到陸晨曦當初怒摔胸牌辭職的場面。“我......”有誤會必須要解釋清楚,但是也要有機會說啊。

 

“你什麼你!”陸晨曦噌的一下從床上站起來,跨了一步,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站到了揚帆的面前,看樣子是根本沒有打算給揚帆解釋的機會。“揚帆,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楊羽他們家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似乎目前的狀態還不能夠抒發出自己內心的感受,陸晨曦索性抬起一只腳憤憤地踩在了揚帆身邊的床上。“陳紹聰他們家是有錢,可是他爸媽要顧著生意,根本沒空帶孩子;楊羽又不願意找保姆帶,她說自己的孩子給外人帶不放心,非要自己帶,急診那麼忙,她又要帶孩子又要照顧她媽媽,多不容易啊!”

 

揚帆突然覺得此刻的畫面莫名的喜感,誰能相信平日裏叱吒風雲的仁和醫院院長這會兒就像個被山寨老大調戲的小女子?!想笑,可是不能笑啊!現在要是笑出來,估計這個禮拜,哦不,這個月估計又只能睡客房了!

 

“不是還有陳紹聰呢麼?”

 

“你還好意思提陳紹聰!前段時間也不知道是誰高溫天把他派去搞什麼宣傳活動,害得揚羽白天想找個人幫忙看孩子都找不到。”陸晨曦說得咬牙切齒,“要不是那天聽陳紹聰說起,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院長如此的英明神武,體恤下屬啊!”

 

揚院長扶額,行啊,還學會告狀了!看來,這移動初診平臺看來宣傳方式還是太單一,明天各科室集中開個會看看要怎麼再加強其他方面的宣傳力度!不過,眼下還是安撫好發怒的小獅子比較重要。“那個是院裏的決定,再說還多虧了這次宣傳,根據院裏的數據統計,這次活動以後平臺的註冊人數比上月同期增長了8個百分點,我畢竟是我們院的院長,肯定要以院裏的決策為先,更何況這個平臺是陳紹聰一手搞起來的,擴大了影響力對他自己也是有好處的啊……”感受到面前人兒犀利的眼神,揚帆適時地收住了原本打算說的話。

 

“你別扯開話題!”態度雖和之前一樣強硬,但是語氣明顯已經緩和了幾分,他總是這樣,再不合理的事情經他的嘴一辯都立馬變的正當的讓質疑之人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是和你說陳紹聰呢么?說的是楊羽的事兒!明明醫院上個月出了通知要在醫院內部進行護士的選調,明明楊羽遞了申請表,為什麼前天公佈的名單裏沒有她。是她水準不夠?還是她工作不夠認真?我看這次公佈的名單裏有2個還是來咱們醫院沒滿一年的新人,難道楊羽連他們都比不上么?胸外的工作雖然也不輕鬆,但是總比急診要強一些,更何況她們兩夫妻都在急診,這一忙起來誰都顧不上家裏,院裏難道不應該考慮員工的實際情況么?”

 

終於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原來陸大夫悶悶不樂了這麼多天是因為這個原因。想通了這些,揚院長如釋重負,雙手往後撐在床上支撐著身體。明明心裏很是高興,但是卻滿臉掛滿了無奈的表情,然後用特別無辜的口吻說:“你確定楊羽自己遞了申請?”“自己”這兩個字被特意加重了語氣。

 

“討厭,你怎麼什麼都知道!”雖然說得極其小聲,但揚帆是什麼人,別說聲音小了,就算你動動嘴不出聲他都能知道你說了啥。

 

“陸大夫,我好歹大小也是咱們醫院的院長啊,當然事無巨細都需要有所瞭解的!”

 

“我給她遞的,怎麼了!”陸晨曦懟人第一原則,輸什麼都不能輸氣勢!“我那也是跟她商量過的!”

 

“先斬後奏也算是商量啊?!”揚帆笑彎了眉,一手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另一手猛地一伸抓住面前那個正瞪著自己的人的手,然後往自己的方向稍稍一帶。對面的人呢,絲毫沒有防備,順勢倒進了一個溫柔的懷抱裏。

 

不對啊,不是在吵架呢么!這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然變成了這麼曖昧的姿勢了!陸晨曦突然有些懵。算了,今天連臺10個小時,都快累死了,現在這個樣子還挺舒服的。抱著這樣的想法,陸晨曦在男人的懷裏挪了挪調整到最佳姿勢。“誰先斬後奏了!哼!”那語氣柔軟的簡直引人犯罪。

 

“你那還不叫先斬後奏啊,1個月前給人楊羽遞了申請表,2個禮拜前才跟當事人打招呼!要不是上周楊羽為這事兒來找我,我都不知道老婆大人藏的這麼深呢!”

 

“你別胡說!”伸手輕輕掐了掐某人的腰,“誰藏的深了,我那是給忙忘了!”

 

很好,並沒有反駁剛剛那句話裏的稱謂變化。

 

“哦!”揚帆坐直了身體,收緊了手臂,如同護著稀世珍寶似的護著懷裏的人。

 

“你說說,為啥不批楊羽的申請啊?”

 

“我沒有不批准啊!”感受到懷裏的人那雙大眼睛正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揚帆知道不能再逗自家陸大夫了,不然真的又要被惹毛了。“是一個禮拜前楊羽來找我,自己要回了那份申請。”

 

“什麼?”

 

“對啊,她說現在急症裏大多都是剛入院一兩年的小護士,還是很缺乏經驗,如果她一調走那護士長的工作展開就很有難度了,更何況急診就是在和死神搶時間,一絲一毫都不能出錯。”

 

“那她為啥不跟我說?”

 

“怕你不開心唄!誰還不知道你那脾氣啊!”揚帆用手指寵溺地點了點陸晨曦的鼻尖,“她還叮囑我別告訴你,說到時候名單下來以後你發現沒她的名字也只會當她沒選上,不會怎麼樣。其實她知道你給她遞了申請以後也曾經糾結過,但是考慮了一個星期,最後還是做了這個決定,說實話,我還是很佩服她的,反正這方面她比她老公強多了!”

 

陳紹聰只知道告狀!

 

“只可惜楊羽猜到了開頭,並沒有猜到結局,誰能料到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而我,就是那條魚。”

 

陸晨曦突然開始考慮是否應該開始打空調了,這房裏太悶熱了,因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臉此時已經漲的通紅。

 

“我這不也是捨不得我乾兒子么,前幾天你不是也看見了,小傢伙病成那樣子一只喊著要找媽媽,太可憐了,我這個當乾媽的看著實在是心疼。”

 

“我知道,可小孩子生病本來就是這樣的,你看這幾天病好了,那臭小子不是又跟以前一樣活奔亂跳了么。”突然心疼起昨天在自己辦公室被陳好帥同學打碎的那個茶杯。

 

手臂上一陣吃痛,低頭發現某位急症大夫在自己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牙印。“不准這麼說我乾兒子。”

 

“誰讓他這小子每次見我就只愛搭不理地喊我聲叔叔,見莊恕就一個勁兒滴喊幹爹,那叫一個親熱。”

 

“幹嘛?你吃醋啊!”

 

“不至於!不過我覺得有必要要糾正一下他的稱謂,你想啊,在院裏那小子一見你跟莊恕就一口一個乾媽,一口一個幹爹的,別人很容易誤會的,前兩天查房還聽病人在說你倆很配之類的話。我們不應該給別人造成困擾不是!”

 

“那有啥辦法,好帥出生那會兒陳紹聰不是說為了感謝莊恕所以就認他做幹爹了么,再說了,那會兒我們還沒在一起呢。要怪就怪你自己咯,追我追晚了!”

 

“嗯,我承認確實有些失策,不過么,雖然這個已經是既定的事實無法更改了,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找辦法補救的么?”

 

“老狐狸,你又想什麼呢?”陸晨曦一臉疑惑,想掙扎著坐起來,無奈被圈地牢牢得根本掙脫不掉。

 

“很簡單,下回讓那臭小子改口叫我乾爸!”

 

“行,我去跟他說讓他改口。不過下回你不能再叫他臭小子了,更不能對他凶,對我乾兒子好點兒。知道不!”

 

“成!”

 

非常好,羊已入套!

 

“晨曦,你這護犢子的毛病該改改了,你乾兒子還有子軒那小子都被你寵壞了都,再不改將來咱們的孩子肯定被你寵上天際線啊!”

 

“呸,老流氓!”陸大夫一拳打在某個寬廣的胸膛,“誰說要跟你生孩子了!”

 

“都答應嫁給我了,當然要抓緊啊!你媽還等著抱外孫呢!”

 

“我什麼時候答應嫁你了!”

 

“剛才啊,這不是你答應讓我做你乾兒子的乾爸了么?乾爸是啥?不就是乾媽的老公么?!更何況剛才你對這個稱謂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那語氣平靜的就像是在進行一場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全員會議。“下周二你輪休,我早上去市里開個會,乘著下午有空咱們那天去把證領了!”還沒等陸晨曦反應過來,揚帆一邊說一邊站起身往屋外走去,“趕緊出來吃飯吧,一會兒該餓著了,今天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

 

陸晨曦歪著腦袋仔細回憶了一下剛才的情形,似乎明白了什麼,猛地站起身追了出去。“揚帆,你大爺的,你居然算計我!”


EP06,永遠在打電話的譚爸爸修圖3P

我在,別怕! @汤圆一个墨的《手術刀與清茶》Chapter 13配圖,不要臉的借用了wuli莊教授的背影! 

 @汤圆一个墨 

是真的很喜欢你的文,然后就突然想到P这个了,可以拿来做配图,手术刀与清茶出奇地相配呢!

《卧底归来》修图7P,《外科风云》乱入

歡樂頌2EP01老譚酸菜修圖2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wuli扬院长实在是real帅,已深陷扬陆CP邪教无法自拔!